忍者ブログ

Oceano Farfalla

從新年起,要做一個愉快的人。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60]  [5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apter 3  狩猎

 

杰德宝石般的眼睛始终紧紧注视着鲁斯凡,他对自己的选择满意之极。聪明、俊美、冷酷、骄傲任性的放纵自我,不受世俗道德伦理的束缚。良好教养的表皮下潜伏着一头年轻的野兽,充满活力而无所顾忌。手指划过杯口,他并不着急,杰德发出低低的愉悦的笑,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诱惑那头野兽,等他成熟,等他明白自身的欲望,直到他自愿与他共享永夜。

 

晚宴在清脆的铃声中开始,鲁斯凡虽然诧异,但仍旧冷静的看着那些不明生物穿梭着送上餐点。他并无不悦的享用自己的食物,并饶有兴致的看着杰德杯子里。虽然也是深红色,但是明显粘稠的多的液体。银质餐具碰撞的声音伴随着浓烈的血香散发开来。长餐桌上是雪白的亚麻桌布,中间点缀着怒放的不合时令的玫瑰和高耸的烛台。

 

玫瑰。鲁斯凡挑了挑眉毛,多么适合这个场景的花朵。玫瑰甜美的香气萦绕在空气中,跟新鲜血液的腥香混合在一起,带来了令人陶醉的味道。杰德碧绿的眼睛仿佛被什么点燃了而异常的明亮,不加掩饰的赞叹眼光滑过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特别流连在鲁斯凡那医生标志般修长的手指和白皙的颈项。目光灼热而充满情欲的邀请。

 

 

鲁斯凡不太记得晚餐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醇厚的美酒和过于超脱现实的场景令他的意识一直处于朦胧的状态。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跟着杰德站在某个狭窄的小巷里,夜晚的空气清新冷冽,巴黎白日里挥之不去的臭气无影无踪。鲁斯凡为和杰德之间过于接近的距离而微微绷紧了身体。不只是因为身高,刚刚成为青年的鲁斯凡从各个方面,都能感受到杰德那成熟男人所能给予的压迫力。

 

 

 

两个人半天都没有开口,夜晚是如此的安静。不远处突然有微弱的足音传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杰德就从他的眼前消失,片刻之后带着另一具瘫软的身体回来,是夜归的妓女。

 

鲁斯凡并不是很明白杰德的行动意义,他无言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杰德。杰德露出一个非常非常浅淡的微笑,单手轻松的压制住苏醒过来女人的挣扎,另一只手温柔的拂开纤细脖颈上凌乱的发丝,用尖锐的犬齿轻松刺破肌肤。鲁斯凡的瞳孔瞬间放大,他屏住呼吸,如此安静的夜里,杰德喉头吞咽的声音清晰无比。

 

如果说刚才的晚宴只是个暧昧的引导,现在的杰德赤裸裸的展现了吸血鬼最为残忍的一面。 鲁斯凡觉得自己应该要恐惧或者是逃跑,但是他的身体连一步也没有移动,他不知道在杰德的眼里,自己脸上那着迷的表情是多么的明显。

 

离开女人的杰德笑的更加明显而愉悦,他慢慢舔去嘴唇上沾染的鲜血,傲慢的双眼注视鲁斯凡的反应,柔软的舌头舔过弧度明显的嘴唇,将上面的红色血珠抹去。之后他向着鲁斯凡伸出手,女人并没有死去,她躺在两人的脚边,无法发出声音但是还在拼命呼吸。鲁斯凡为着这一幕而呼吸更加急促,他情不自禁的把手递给杰德。两个人却都没有费心去多看她一眼。

 

男人宽大的手掌握着鲁斯凡的手,明显低于他体温的冰冷手指看似不经意的划过他的手背,直到准确的将手指交缠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里握着锋利的小刀,杰德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站在他的背后,整个身体仿佛都包围着他,指挥着他的手划开女人的衣服,白皙的皮肤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女人垂死的脸上是无助的哀求神情。

 

鲁斯凡的心思却都在杰德握着的手上,那手指引着他的手,用刀锋试探性的划过女人高耸柔软的胸部,留下浅长的伤口,被吸过血的女人伤口里几乎已经无法渗出血液,只有一丝暗红弥漫。如果不是杰德掌握着他的手,他几乎颤抖的无法抓住刀子。

 

从左胸口处狠狠用力刺破肌肤,瞬间仿佛感觉刺破了棉布。随着微弱的撕裂声,伤口只是渗出了少量的鲜血,高耸的胸部都是脂肪,刀子几乎没有阻碍的切开了这里,只是切割油脂的粘腻感微微裹着刀锋,像是在水中滑动手臂。继续向下,肌肉柔韧而难以轻易切开,杰德加大了力量,窄薄的刀刃上传来迟疑的抵抗,继续向下直到几乎整个的刺了进去,顶端此时传来触碰到肋骨的坚固手感,微微拔出被肌肉吸住的刀锋,小心用力以免切到骨头,持续下滑,柔软的腹腔内是纠结而滑腻的肠道,他们堆积纠缠着,而利刃在杰德力量的指引下,毫不犹豫的切断脏器徒劳的阻止。

 

刀锋回转,在女人的身体上切出了一个完美的“工”型伤口,鲁斯凡的另一只手也被杰德所掌握,配合着剥开胸膛,丝丝白气升腾在夜风中。而女人早已带着极度恐惧扭曲的面容死去。

 

 

几乎没有弥漫的血液阻碍视线,鲜红的心脏还在肋骨的保护中做着最后迟缓的几次跳跃,肺叶徒劳的膨胀收缩,顺着腹腔的切口,被切断的肠道滑出体外,温热而几近枯竭的血液也跟随着脏器们滑出。杰德放开鲁斯凡,伸出手去,扭断肋骨,轻轻摘出了心脏,双手捧在脸前,轻轻吻了一下,洁白的牙齿落在仍旧散发热气的心脏上,干脆的咬下,鲜血随之涌出,他脸上带着满意的表情注视着鲁斯凡,如同享受最上等的美食般慢条斯理的一口口啃食心脏。

 

 

鲁斯凡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沉默的注视着杰德优雅的进食,牙齿细细咀嚼心脏特殊的肌肉,将纤维粉碎之后咽下,如果血液渗出的太过分,就轻轻的啜饮,接着继续咬下去。杰德好像是在国王面前参加晚宴一样礼仪周到的无可挑剔。

 

直到这漫长的进食结束,两个人都没有交谈过一句话,但是目光交缠纠葛从未分开。感受到鲁斯凡困惑而迷恋的目光,杰德轻轻的笑出声来,嘴唇上还沾染着鲜血,他并没有要擦去的意思,只是无声的走近鲁斯凡,将俊美的青年困在墙壁和他的臂弯之间,低沉诱惑的声音徘徊在小巷里。

 

“我可爱的孩子,听取你的渴望,顺从你的内心吧。”

 

他把脸贴近青年的耳朵,用冰冷的舌头舔舐耳廓,留下唾液的印记,不意外的感觉到鲁斯凡开始颤抖,

 

“然后,成为我的眷族。”

 

于是他把青年粗暴的圈在怀里,在尸体的旁边接吻,死去妓女的血液溶入这个吻里,鲜血的腥甜带着杰德霸道而不容置疑的气息,席卷了鲁斯凡的身心,迷惑着他的感官。鲜血和死亡诱导着他的情欲到来,冰冷而霸道的吻继续加深快感,狂暴的舌头纠缠着他的,强硬的滑过敏感的上颚,抚慰他每一颗牙齿,几乎抵到了他的喉咙深处,连舌尖也在这个粗暴的吻里微微的麻木起来,身体越来越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他被紧紧的按在冰冷的石墙上,背部摩擦着粗糙的石壁,痛觉只能加剧他的兴奋,鲁斯凡不甘示弱的也回应着,于是他被引导着,享受着纯粹肉欲的快感。

 

在纠缠的吻里鲁斯凡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低鸣,接着他在男人的怀抱中达到有生以来最强烈的高潮并失去知觉。他不知道在他昏迷之后高大的男人拥抱着他,珍惜宠爱的亲吻他合拢的眼睑,那些吻轻柔如同羽毛。

 

 

 

鲁斯凡再次醒来已经是在自己的房间,蓬松柔软的羽绒被覆盖着他,四肢慵懒而舒畅。窗户外明媚的阳光让他在一瞬间以为自己昨天的遭遇只是一个奇妙的梦境。可是移动身体的时候触碰到的坚硬物体却告诉他一切都是现实。

 

——————————那是装着一把银色小刀的木盒。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携帯用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

鲁斯凡妈妈和杰德爸爸的初夜~~~(大雾)\(≧▽≦)/(撒花)
(人体肌肉还是挺坚韧的……尤其是肌肉还会因为紧张收缩……不花一定的力气是没办法做到那样的吧?鲁斯凡妈妈辛苦了(你说啥?))
  • yygijmubi
  • 2010/06/19(Sat)00:08:07
  • 編集

無題

啊切割肌肉要花可大力气了,截肢什么的都是体力活呢(你住口

妈妈辛苦了~不过爸爸有好好帮忙啦~(你滚开
  • 雪君
  • 2010/06/19(Sat)00:15:50
  •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人格设定衍生文稿——伦敦的浪荡子 final chapter HOME 火炉旁边的冰啤酒最好喝啦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3/05 YUKI]
[03/03 广岛秋泽]
[02/13 雪]
[02/12 jikeba]
[01/22 朔什月]
Counter visitors' countries
free counters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re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