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Oceano Farfalla

從新年起,要做一個愉快的人。

[83]  [82]  [81]  [80]  [78]  [77]  [76]  [75]  [74]  [73]  [7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黑白菊】二重身

 

 

他发现那个人最近开始看侦探小说,他有点好奇,因为对方向来是对这种流行性侦探小说兴趣不大的样子。现在却非常认真的在阅读,甚至把新刊取材的事情都暂时放下了。(好吧,其实他对这个情况松了一口气。)

 

 

 

 

“本田先生,”对方很愉快的说,“这本小说非常有趣呢。”

 

     

那个人很少会用“非常”这类比较激烈的形容词,这让他更加好奇了。虽然他也看了那本书,但是并没有感到是那么有趣。也许是想法不同吧。

 

 

“在下只是,”那个人说,“对那个题目很感兴趣而已。”

 

 

 

 

这样么。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眉宇间有一点点阴暗下来。

 

 

 

 

“在下觉得,也许二重身,”对方自顾自的微笑着说下去,“就是守护本体的存在呢。”

 

 

 

 

午后的阳光撒在庭院里,两个人开始喝茶,虽然都静默无言,但是温馨的空气萦绕在两个人中间。他突然觉得,也许直到消逝的那一天,他也会记得这个下午。

 

 

 


 

 

 

 

   

【露中】雪 女

 

 

王耀从来不跟伊万提及对他的第一印象,在蜜月期的时候伊万认为这是羞涩,在他们第一次分手的时候他认 为这是怨恨,在再次和好之后……哦,去他的,王耀还是只字不提,他对此郁闷极了。(尤其是听到某个赘肉白痴H ERO炫耀的时候)

 

 

 

伊万想了很多方法,包括自己光明正大的询问或者是不太光明的,在床上温柔的折磨逼供。王耀或者带着狡 黠的笑容在一秒之内把话题扯开,或者是轻喘着搂着他的颈子主动邀吻,不管是哪种方法,伊万都会被迫挫败的放弃继续这个话题。

 

 

 

伊万还用过灌醉他听真话这个方法,但是在自己先倒下3次之后惨痛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仙人的酒量。于 是他更加的忧郁了。(这也让那波罗的海三人组在那段时间抖的越发厉害。)

 

 

 

持续忧郁低气压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终于在一次世界会议后把自己灌醉了。王耀在其他国家调笑的眼神 中艰难的把这头西伯利亚大熊扛回酒店(ver.撒酒疯2.0)。感觉被冷落的熊类生物搂着王耀的腰不撒手,“小耀小耀小耀~~~~~~”,软软的童音拖的很长。

 

 

 

“干什么阿鲁!还有快松手你这头北极熊!”王耀没好气的把湿毛巾甩到伊万的脸上,却挣不开喝醉的熊的 力道。伊万把脸在王耀身上蹭来蹭去,“呜呜小耀你从来都不说你第一次看到我是什么感觉……………………呜呜我明明对你都是一见钟情的!”

 

 

 

王耀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眼光骤然变的温柔又哀愁,纤细的手指开始一下下滑过伊万细软的发丝,感觉到 被安抚的熊困意开始上来,就这么保持着奇怪的姿势抱着王耀的腰睡着了。

 

 

 

在确定伊万已经完全沉睡的时候,王耀微笑着亲吻了伊万的额头,伊万也很遗憾的错过了王耀先生难得的真 心话,“第一印象什么的,是绝对不能让你知道的阿鲁。”

 

 

 

窗外的月色映衬着积雪,反射出清冷的光彩,王耀回想起来在那个绝望的雪夜向他伸出手的伊万,在那一个 瞬间,他的脑海里不合时宜的反应出来的,竟然是本田菊家的雪女怪谈,他继续轻抚着伊万的头发,有点好笑的看着睡姿越发像只熊的人,“所以就说,绝对不能让 你知道阿鲁。”他凑在伊万的耳朵边,非常非常小声的再次确定了一遍。

 

 

 

 

 

 

【神伊/独伊】消失的搭车客

 

 

   

路德维希有的时候也有点讨厌自己过度认真到一板一眼的性格,比如像这种明明和费里西安诺约好了一起吃 晚饭,却因为对工作完成度的挑剔而拖到了近8点钟才结束,又遇上手机没有电的时候。他想着家里那只PASTA生物应该已经饿的发出“ve……ve……”的谜之音了。

 

 

虽然不像法国人和意大利人那样喜欢飙车,但是在焦急的想要赶回去的心情驱使下,路德维希还是提高了车 速,以至于差点错过了前面伸出大拇指要搭顺风车的人。他精确的将车停在对方的面前,有点诧异的发现对方几乎就还是个孩子,瘦弱的身体穿着不大合季节的黑色 外套,怀里抱着大束的花。

 

 

 

“想要搭车吗?”德国思考了一下谨慎的开口,当然他不担心对方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他身上的肌肉并不 是装饰品,而且作为国家的存在也不是那么容易受到伤害的。而且他更有一种微妙的熟悉感。

 

 

 

小男孩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

 

 

 

“那么请上车吧。”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却发现对方自己爬上了后座,并且摘下了外套的帽子,露出了淡 金色的整齐背头和看上去有点严肃的小脸。薄薄的嘴唇抿的紧紧的。

 

 

 

路德维希有点怀念的微笑了一下,他想起来基尔伯特口中自己的小时候,也是这样一个认真到有点严肃的孩 子。当然他自动忽略了基尔伯特剩下的那句“阿西现在都没有小时候可爱了~”。他认为这个应该就是熟悉感的来源。

 

 

 

“那么,是要去市中心么?”路德维希看着后视镜问。

 

 

 

有点长的沉默过后,“是的,”小男孩认真礼貌的回答,“我想要把这束花送给一个人。”

 

 

 

“一定是你非常重要的人吧。”路德维希感叹道。却半天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车子已经快到市中心了,他 从后视镜里却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他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回过头确认,后座上果然已经没有人了,刚才搭车的小男孩好像只是他的幻觉,可是那大束的雏菊仍旧摆 放在那里。

 

 

 

他小心的抱起那束怒放的鲜花,花朵被美丽白色丝带绑好,路德维希敏锐的发现了丝带尾端,几乎不可能发 现的几个字母。

 

 

“神……”,他只在恍然大悟中说出了一个字,那是个几乎算是禁忌般的名字,他不是不知道费力西亚诺曾 经无望的等待过一个人的归来。

 

 

 

果然是日耳曼的传统,说到的话一定会做到么。路德维希微笑着把花束放在身边,驱车回家。刚停稳车就听 到大声的招呼,“德意志德意志~~”,费力西亚诺高高兴兴朝他冲过来。他拿起了那束仍旧美丽的花朵。

 

 

 

那个是,曾经的神圣罗马帝国,迟到了数百年的礼物。

 

 

 

以及最后的告白和道别。

 

 

 

 

 

 

 

 

 

版本二

 

【神伊/独伊】消失的搭车客

   

路德维希有的时候也有点讨厌自己过度认真到一板一眼的性格,比如像这种明明和费里西安诺约好了一起吃 晚饭,却因为对工作完成度的挑剔而拖到了近8点钟才结束,又遇上手机没有电的时候。他想着家里那只PASTA生物应该已经饿的发出“ve……ve……”的谜之音了。

 

 

虽然不像法国人和意大利人那样喜欢飙车,但是在焦急的想要赶回去的心情驱使下,路德维希还是提高了车 速,以至于差点错过了前面伸出大拇指要搭顺风车的人。他精确的将车停在对方的面前,有点诧异的发现对方几乎就还是个孩子,瘦弱的身体穿着不大合季节的黑色 外套,看上去走了很多路。

 

 

 

“想要搭车吗?”德国思考了一下谨慎的开口,当然他不担心对方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他身上的肌肉并不 是装饰品,而且作为国家的存在也不是那么容易受到伤害的。重点是那种微妙而强烈的熟悉感,好像是认识多年的人。

 

 

 

小男孩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

 

 

 

 

“那么请上车吧。”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方干脆的爬上来并且摘下了外套的帽子,露出了淡金色的整齐 背头和看上去有点严肃的小脸。薄薄的嘴唇抿的紧紧的。如果旁人看到了,说不定会以为两个人是父子或者是兄弟。就是如此相似的外形。

 

 

 

 

那种熟悉感于是更加的强烈了。

 

 

 

“能带我去花店吗?”小男孩突然开口,带着变声期特有的嗓音。“我想要买花。”

 

 

 

路德维希有点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将车转向花店的方向。

 

 

 

已经很晚了,没有花店还开着门,路德维希有点抱歉,小男孩倒是没有着急,他睁大眼睛看着路德,“我们 能去市郊吗?最起码请让我摘点花。”

 

 

 

虽然考虑到费力西亚诺还在等着他,但是路德维希还是答应了这个平时他一定会拒绝的提议,把车开向郊 外。大概是因为对方严肃而认真的语气让他格外熟悉,也格外无法拒绝。

 

 

 

既然是野花,不会有什么美丽的品种,小男孩却还是很满意的摘了一大束雏菊,用身上摸出来的白色丝带绑 好。美丽的花朵。路德维希想,然后因为想起来那个跟雏菊很像的家伙而微笑了一下。小男孩已经回来了,但是没有上车,透明的蓝色眼睛专注的看着路德维希。

 

 

 

“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要回到他身边,”小男孩突然开口,脸上挂着温暖而怀念的笑容,“但是我迟到了很 久很久,所以我觉得如果送给他美丽的花朵,他大概会高兴的,因为他一直喜欢美丽可爱的东西。”

 

 

 

是吗。路德维希很想这么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开口,他总觉得,这些似乎是回荡在他脑海很久的句 子,不过终于被说出来了而已。

 

 

 

小男孩把花放在路德维希的手里,“快去送给他吧,然后对迟到的事情道歉。”路德维希还来不及问那个迟 到是指什么,小男孩就骤然间在夜风和月光中消失了,只有花束留在路德维希的手里。静静的绽放。路德维希敏锐的发现了丝带尾端,几乎不可能发现的几个字母。

 

 

 

“这样啊……”差一点就忘记了呢,那个很早以前,甚至在他还不是被叫做德意志的时候,所说过的承诺和 爱。

 

 

 

他小心的把花束放好,驱车回家。

 

 

 

刚刚停下车,路德维希就看到那个棕发的身影,大喊着“德意志德意志”的冲了过来。

 

 

 

他准备拥抱那个人,给他美丽的雏菊花,为他的迟到致以最诚恳的道歉。还有要说最重要的,几乎被他遗忘 掉的那句话。

 

 

 

“不管经过多少年,不管我是否还叫着那个名

字,在这个世界上,我始终都喜欢着你。”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携帯用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火锅的战役 HOME 打牌和夫妻反目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5 YUKI]
[03/03 广岛秋泽]
[02/13 雪]
[02/12 jikeba]
[01/22 朔什月]
Counter visitors' countries
free counters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re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