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Oceano Farfalla

從新年起,要做一個愉快的人。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2]  [121]  [120]  [119]  [1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很早之前的同人啊哈哈哈哈……

既然都翻出来了索性丢出来……

 

然后逃走……【喂


当感觉到生命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流失的时候,月光疾风没来由的一阵轻松,他想他终于解脱。


月 光疾风是木叶的特别上忍,标志是大大的黑眼圈和时不时的咳嗽,身体的不健康非常明显的表现在外,让第一次看到他的人惊诧他到底是怎么成为忍者又成为特别上 忍的,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当疾风挥动冷澈如水的刀时,干净的双瞳中瞬间的认真锐利的令人心惊。收刀入鞘,换上一双淡漠的眼睛,一派的云淡风轻,仿佛刚 刚的一切从未发生过,周身是干净的气息,仿佛可以嗅到隐隐的药味。


是个生性淡漠的人啊。第一次见面,叼着草棍的不知火玄间在自己的心里下了判断。


你是谁?某只熊猫睁着无辜的双眼问第N次见面的玄间,这时两人已经共事了一段时间。


还是个脱线的家伙。气到全身无力的某人下了一个基本正确的结论。

 


后 来的两个人都没想到两人的生命就这样纠缠起来,日后疾风想起来总是恨恨的。不过他貌似从来也没斗嬴过另一只特别上忍,于是就更恨恨的,尤其是当两人肢体纠 缠的时候,恨恨的在某只的肩上咬一口,“痛!”另一只意思意思的低叫一声,微笑着把身下的人搂的更紧。疾风并不排斥这样的紧窒的拥抱,让他有了安心的感 觉,因为那种微微窒息的被需要感。
我说……
什么?
为什么要当忍者?
我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我存在过的痕迹。
玄间略带诧异的看着罕见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的情人。眼光闪烁不定。


疾风其实一直很害怕,他想死在战场上而不是病床上,所以他每次出任务都比别人拼命,常常生病的他比任何人都恐惧医院里的白色调和消毒水的味道,每次进了医院总是条件反射的屏住呼吸。


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玄间发现这个看上去似乎很成熟很可靠的家伙其实是个很小孩子心性的人,从每次受了伤都拒绝去医院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来……在这种情况 下,值得尊敬的特别上忍不知火玄间自学成材,虽然说起理论知识的严密性和系统性比不上正规的医忍,但在实际生活中对外伤和类似肺部疾病等问题的处理可能已 经是木叶第一了,这都拜托某人所赐,玄间无奈的发现自己也许真的算是潜力无限啊…………


不知火玄间也算不上什么热情洋溢的人,有些时候看起来也是有那么点脱线,不过他本人坚持这是受了某只熊猫的影响造成的,两个人没事的时候常常会争论这个问题,但是因为某人的漫不经心,这些争论总是无疾而终。


在 第一次的时候,其实两个人就谁上谁下的问题进行过小小的讨论,因为某只熊猫对这种问题没有什么经验和知识,白白让玄间捡了个便宜。每次做的时候玄间总是觉 得某个人的身体冰凉的吓人,仿佛离他很遥远的样子,即使在最激情的时候也觉得那么冷清,就像他的名字,一地的清冷月光,看得见摸不到,一握全都是空,惟有 空。

 


那个让玄间从一开始就觉的奇怪的眼圈问题在两人正式同居后得到了解答,疾风在夜里很少会乖乖的睡觉,他习惯在月色很好的夜里坐在屋顶上, 美其名曰赏月,在玄间看来是发呆,可是月光下的疾风实在是很美,而且当他回来以后就会非常非常乖,所以玄间总是陪他坐在屋顶上,其实玄间知道,疾风也知 道,即使他劝了,固执的疾风也不会回去乖乖睡觉的。

 


日子久了,玄间的脸上也多了两个毫不逊色的黑眼圈,惹来办公室里的同事们一片暧昧的惊叹,卡卡西还特意非常严肃的告诫他身体就是本钱切不可纵欲过度,换来他的两记白眼,完全不想理那个无聊的男人。


疾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非常喜欢月亮,因此在他的心里中秋节是一个重要的千万不可错过的节日,感染了他罕见的兴奋,玄间也特意陪着他忙里忙外,芦苇什么 的也都弄的很全,看上去真的是一派节日的气氛,两个人心情很好,都喝了一点酒,疾风向来苍白的脸上染上了一点红晕,兴致极高的爬到了自家的屋顶上,摇摇晃 晃的站稳了,玄间就站在他的身后,中秋节的月亮真的是很好,清辉一地,月光中的疾风看上去就要和他的名字一样和着月光飞走,玄间想,他再也不会碰到一个如 此适合月光的人。


疾风死后不久,佐助投奔大蛇丸,玄间后来听说去追佐助的那个小李曾和一个辉夜一族的后裔对上过,那人的血继限界好象是使用自 己的骨头,辉夜是神话里从月亮上来最后又回到月亮上的少女的姓,不期然的,玄间忽然想起了用月光做姓的疾风,想起两人没什么营养的拌嘴,坐在慰灵碑旁边看 着月光疾风的名字笑了个昏天黑地,笑的连眼泪都出来了,笑的泪流满面。


事实上没有一个人想到疾风会以那种方式离开,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他可能免不了最后要在病床上终此一生。
当风之刃划开空气的时候,疾风心里竟有一丝的安慰,血液从身体中伴随着生命力不断的流逝,他想他终于死的符合一个特别上忍的身份,在那个瞬间他终于从他一直恐惧的事情中解脱。

 


玄间见到他尸体的时候疾风就像他平时睡着了一样,异常的安静,有一个错觉这又是那个脱线的家伙的一个玩笑,只是这次少了平时微微起伏的呼吸。


又一个中秋,玄间看着清澈的月光,想起疾风死后的短短一年他似乎把一辈子的事拿来经历,然后的日子仿佛就是不停的重复过往,到底有多少年已经不记得了。 躺在屋顶上昏昏欲睡的玄间仍旧记得那个唯一一次两个人一起过的中秋节,披着月光的疾风似乎马上要飞回月亮上去了,平时淡漠的脸上有一丝罕见的微笑,玄间这 一生再未见到另一个如此适合月光的人。


惟有记忆中的一幕,时间愈久愈加清晰。


淡漠的疾风发自内心的一个浅淡微笑。


为此耗尽一生感情。
只为了那一个微笑。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携帯用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没看过火影……
但是这文写的好美QAQAQAQ
  • 朔什月
  • 2010/09/17(Fri)21:10:13
  • 編集

少女啊……

所以说我还是少女过的QAQ……虽然少女心那东西现在不知道抛弃到哪里去了……【喂
  • 雪君
  • 2010/09/17(Fri)21:38:11
  •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给月的渣贺文= =||||||| HOME 饱暖思……那个啥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3/05 YUKI]
[03/03 广岛秋泽]
[02/13 雪]
[02/12 jikeba]
[01/22 朔什月]
Counter visitors' countries
free counters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repe